<code id='fpymh'><strong id='fpymh'></strong></code>
<ins id='fpymh'></ins>

  • <i id='fpymh'><div id='fpymh'><ins id='fpym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fpymh'><em id='fpymh'></em><td id='fpymh'><div id='fpym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pymh'><big id='fpymh'><big id='fpymh'></big><legend id='fpym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dl id='fpymh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fpymh'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fpymh'><strong id='fpymh'></strong><small id='fpymh'></small><button id='fpymh'></button><li id='fpymh'><noscript id='fpymh'><big id='fpymh'></big><dt id='fpym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pymh'><table id='fpymh'><blockquote id='fpymh'><tbody id='fpym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pymh'></u><kbd id='fpymh'><kbd id='fpymh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fpymh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3. <span id='fpymh'></span>

            專傢談丨對於美國的濫訴 中方不能置之不理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近段時間以來  ,美國國內一些政客為轉移對美國政府抗疫不力的註意力  ,頻頻借疫情問題向中國發難  ,不僅編造“新冠病毒源頭是中國”的謊言  ,還對中國發起所謂的“高額索賠”  。

            前有美國密蘇裡州和密西西比州接連對中國政府提起訴訟  ,聲稱中國“必須為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負責” ,並要求“現金賠償”  。後有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推出所謂的“2019年新冠病毒問責法”  ,聲稱若中國不配合國際調查 ,不全面說明疫情暴發的過程 ,將授權白宮實施制裁 。

            針對美國的濫訴現象 ,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所長肖永平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 ,就新冠疫情提起高額索賠絕不可能成功  。因為這種行為於情  ,沒有任何先例;於理  ,新冠病毒是人類的共同敵人  ,屬於不可抗力;於法 ,既沒有國際法依據  ,也沒有國內法依據  。

            “向中國索賠”根本是無稽之談

            肖永平表示  ,從國際法上的國傢責任和國際損害責任兩方面入手  ,可以更清晰地理解“向中國索賠在國際法上完全站不住腳”  。

            就新冠疫情來說  ,源於自然界的病毒不能歸因於任何特定社會或國傢  ,“零號病人”不一定在中國 ,要證明中國對疫情的國際傳播存在故意或者過失沒有客觀依據;中國更明顯沒有實施國際不法行為的客觀事實  。因此  ,現有事實與證據表明:中國對新冠疫情的全球傳播不承擔國傢責任  。

            中國根據《國際衛生條例》及時、全面、持續地向國際社會分享瞭疫情信息  ,其他國傢完全有機會采取有效措施防控新冠疫情的蔓延  ,但部分國傢沒有采取有力措施加強防控 ,才導致疫情的全球大流行  。中國無法預測外國疫情的暴發及失控 ,因此 ,要追究中國的國際損害責任同樣沒有國際法依據  。

            既然“向中國索賠”缺乏依據  ,

            為何美國不斷上演這種鬧劇  ?

            肖永平表示  ,這是美國政府抗疫失敗、中美貿易摩擦、美國大選、特朗普政府奉行“美國優先”並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等綜合因素造成的  。其直接目也是多方面的  ,如律師蹭熱點搞營銷、轉移美國國內矛盾焦點、污名化中國、消解中國形象  ,當然還想聯合其他國傢在國傢責任問題上創造“中國先例”  。

            如果任由美國濫訴的狀況發展和蔓延 ,對國際秩序的影響將是深刻而長遠的  。濫訴的行為破壞瞭國際法的生成邏輯和運行環境  。國際法不是一個國傢的利益與意志  ,不能由一個國傢創立;它是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和意志  ,必須由國際社會共同創立、共同遵守  。

            正如美國國務院前國際法顧問基梅納·凱特納教授所言:“任何對外國主權豁免法有點實際工作知識的專業人士 ,隻要看一眼這些訴訟的標題  ,就會立即發現美國法院沒有管轄權基礎  。這不禁令人懷疑  ,究竟是代理律師根本不知道有關判例 ,還是有其他原因  ?”

            肖永平還指出 ,就像病毒沒有國界  ,需要國際合作才能戰勝一樣 ,面對美國這種通過法律包裝的政治病毒  ,同樣需要國際合作  。對於美國的誣告 ,中國不能置之不理  ,要予以嚴厲駁斥  。可綜合運用外交途徑與法律手段  ,兼顧個案應對與制度建設 ,促使中美在後新冠時代走向包容性競爭關系  。